醉烟花

主题 : 261   帖子 : 1453   版主 : zsexdrmm

[转]一个营销经理人的情与事

beyond 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0    只看楼主 楼主
162 15165
题记:这是一个关于营销人情感历程的帖子,虽然以情感为主线,但主人公的成长历程对营销人来说有一定的启发和启迪意义.相信能引起营销人的共鸣......

第一章 我的薯条
  我注意这个女孩子很久了,胸很丰满,腿很长,荷绿色吊带装下肌肤胜雪。
  麦当劳里像个澡堂,来洗澡的人川流不息。我在一个胖女人边上看着她把东西吃得点滴不剩,最后还意犹未尽地用半根薯条刮干净了残余的果酱。
  胖女人起身后给了我个白眼,打了个饱嗝扬长而去。凳子上热乎乎地,我有点腻歪。外面雨很大,只能边吃边等雨停。不喜欢吃这些垃圾玩意,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我没有太多的选择。
  最近总部开始全国渠道整改,我们省是试点区,忙的象孙子。每天起的比鸡还早,睡的比小姐还晚。正琢磨着下午的会议,忽然眼前一亮。
  凭直觉我就知道是谁,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她眼皮子动都没动,自顾自地坐在我对面。原先坐在对面的是一个中学生,此刻大概是赶着去网吧CS,一边哽着脖子把汉堡强行咽下去,一边背着书包猴急着往外冲。
  我近距离地打量着美女,脖子很长,延伸下来乳沟煞是撩人,眼睛扑闪扑闪,像是两只蝴蝶。我憧憬着蝴蝶向我飞来,意淫地感觉是很好的,有一句广告词说的形象:思想有多远,我们就能走多远。
 我这才发现美女一只耳朵在听MP3,脸上面无表情,如果是在八年前的大学校园,我会试探着问她现在几点了,可如今我也是饱经沧桑,正是削尖脑袋向上爬的年纪,早已不屑于这些无耻勾当。手机响了,我条件反射地一激灵,却见美女葱花玉手放在了耳边。
  美女吃吃地笑,羞涩地叽里咕噜,脑袋垂得很低,聚精会神地不知和谁在窃窃私语。我看了看表,离会议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,不由百无聊赖。
  美女一点也没闲着,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一根一根吃着薯条,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:美女的手在我的盘子里伸缩有度。
  我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一幕,竟然还参杂着一丝激动。美女瞟了我一眼,大概是平时习惯了这种注目礼,颇有些不以为然。我锲而不舍地目不转睛,事后我承认当时确实有点歇斯底里,可这种事情出现的几率比中国足球冲出亚洲更低,不由得我不兴奋莫名。
  美女终于打完了电话,我却仍旧恬不知耻地盯着她看。看得出来她很蕴恼,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会遇见如此恶徒,实在可恨。她略一犹豫,转而用标准的本地话说道:“看够了没有?”
  我一怔,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  她停了一停,“你看么看?”
  我到底身经百战,很快恢复了正常,脸上似笑非笑,不紧不慢地说道:"我在看我的薯条"。
  美女判断了一下我回答的准确程度,顿时极为尴尬,手足无措间,我我我了半天,说不出一句话来.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1   只看此人2楼 引用
第二章 她的背影
  这几年我提拔地很快,火箭似的一年一个台阶。就年纪来说我正是二十八九的黄金时代,嘴很甜,脚很勤,手很辣。不该听的不听,不该说的不说,不该问的不问。领导对的时候坚决执行,领导错了的时候更是毫不犹豫地执行,半道上再抽个空私下和领导沟通。领导如果纠正了,善莫大焉;领导如果执迷不悔,出了岔子便挺身而出,检讨自己领悟不当或者没有根据形势变化向上级及时反映,导致结果不佳。
  对于自己的团队,我冲锋在前,享受在后。打江山时和兄弟们吃同桌,睡同铺,硬骨头带头啃,软柿子让兄弟们捏。有了战功强调这是“团队成绩”,出了岔漏便一肩挑。血战数年,终于成就上下口碑,立下战功无数。
  可我有我的致命缺点,我太爱享受:美酒、好烟、靓女,一个都不能少,麻将、金花、骰子,一个都拉不下;酒吧、饭店、迪厅,我是俗人,名山、秀水、古迹,我是雅客。挣的不少,剩的不多。
  我没有女朋友,严格意义上讲,我不知道谁是我女朋友,或者说我从不承认谁是我女朋友。朋友们调侃我要遭报应,我始终嬉皮笑脸,嗤之以鼻。也不是没有心动的女人,只是往往一到她们要谈婚论嫁,我却总是油然而生一种恐惧。这恐惧是什么,我也说不太准,只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。可要准备什么,我压根就没有想过。
  眼前的美女惊惶不已,我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,尽管这根本就算不上是恶作剧。
  游戏该结束了,我把可乐杯里的冰块嘎嘎地咬得脆响,我得走了。
  我冲着她笑了笑:“我不是好人,可我也算不上是坏人,我看我自己的东西总没有太多的过错吧,虽然我顺便也看了看美女。”没等她说什么,我接着说道:“你的牙齿真白。”
  她似乎恢复了镇静,到底是大城市的女孩见过市面,很平静地看着我说道:“一点也不幽默。”
  我愣了愣,不置可否。
  她抿着嘴唇,想了想,说道:“我赔你薯条吧。”
  “可是我已经饱了。”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  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,浪子的习性自然而生:“那就下次再请吧。”
“好吧,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。”她竟然应承了下来。
  我有一点惊讶,说实在的,我常常调侃自己不高不帅还有点坏。虽然也还算得上颇有气质,可远不是这种时尚女孩中意的高大威猛抑或玉树临风。玩笑是开了,我也没指望会有什么结果,这点智商我还是有的,要不在这个尔虞我诈的花花世界,也不容易活到现在,更别提我这点小小的滋润了。
  我把手机号码给了她,这是本能,任何人在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做这一步是不需要长考的。
  “那我走了,我会打你电话。”她淡淡一笑,先起身给了我一个背影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2   只看此人3楼 引用
第三章 哈根达斯
  我唾沫横飞地布置完了终端装修方案,浑身散了架似的疲软。助理成周给我泡了一杯浓茶,我呲牙咧嘴地喝着,眼睛却盯着电脑上面刚收到的邮件。
  “夏季风暴”是结合渠道整改的促销政策,包括了路演、渠道促销、消费者促销等一系列的内容,也是检验整改效果的重要辅助手段。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博个头彩,也不枉总部对我这个试点区域的青睐。
  “老大,电话。”成周一声鬼叫,吓我一跳。
  我皱了皱眉头:“你接不就行了,就说我在开会。”我很少接手机,我实在讨厌这个方便别人麻烦自己的玩意。
“一个女的。”成周走了过来。
  我一把接过手机,很严肃地说道:“领导的电话怎么能随便接的。”
  成周一怔,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  我正纳闷这阵子我没情况啊,狐疑地问到:“你好,哪位?”
  “我请你吃麦当劳,老地方,来不来?”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弄的我耳朵很痒。
  我很快地反应过来,嘴角不禁漾出了一丝暧昧的微笑,接着心也痒了起来:“我实在找不到不来的理由。”
  半个小时后我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她穿着衬衣牛仔裤,一副墨镜戴在脑袋上,我这才发现她很高,身材真的很好。
  她手上拿着杯可乐,摇摇晃晃地喝着,却丝毫没有请我吃点什么的意思。
  “你不问我吃点什么?”我嘿嘿地笑着。
  “当然是薯条了”。她丝毫不动声色。
  “我这么救火一样跑过来,你就喂我这个?”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  “我上次也只吃了你的薯条,凭什么我就要请你吃别的。”她竟然还是那么不动声色。
  “可是我的士费也不止一包薯条了。”
  “我又没要你打的士来。”
  “可是我怕你等太久,这多不礼貌。”
  “我以为你不会来的。”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。
  我看了她足足十秒钟,半晌才悠悠地说道,“我见过狠的,没见过你这么狠的。”
  她终于有了点笑意,“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坏人。”
  “我怎么就像个坏人?”
  “坏人又没在脸上写字。”
  “那如果我是坏人呢?”
  “那里有警察呢。”她嘴巴努了一努。远处两个巡警负责地在人行道上守护着人民和财产的安全。
  我点了一根烟,深深地吸了两口。
“你牙齿真黑。”她看了我一眼。
  “你是闲着无聊把我叫过来消遣的吧。”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  “我可没那个意思,别好心当作驴肝肺。”
  “那我怎么就看不出你的好心在哪里?”
  “那是你笨。”她竟然对答如流。
  “行,你厉害!”我叹了口气,“那我请你吃点什么总可以吧。”
  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  “你要吃什么?”我有一种象星爷遇到了高手高手高高手的感觉。
  “哈根达斯。”她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  “什么?哈根达斯?那玩艺你知道多少钱一根?”我想确认一下。
  “我吃那种68的。”
  我从来就不喜欢考虑请客吃饭要花多少钱的事情,在我的心目之中,既然决定请人,就不要患得患失畏手畏脚,要不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。请这种小女孩,压根就没让我想过要多破费,只是觉得有点纳闷,怎么提出要吃那东西,原本我还琢磨着她会开口西餐、海鲜什么的。
  “现在后悔还来的及,我可没有逼你非请不可。”她悠悠地说道。
  我“嘿嘿”了两声看着她说道:“你这不正在逼我么?”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4   只看此人4楼 引用
第四章 大四女生
  “你自己不吃?”总算她还有点良心。
  “我心疼。”我要了杯ESPRESSO。
  “不至于吧,看你也不象个小混混。”她嘴角一撇。
  “那我像个什么?”我不禁好奇。
  “大混混。”她吃的津津有味。
  我没把咖啡给吐出来就很不错了,我在她心目中也就一混混。
  “凭什么我就像个混混?混混有我这么大的肚子?混混有我这么好的气质?”
  “所以说你才是个大混混。”看样子她咬定了青山就不放松。
  我舔了舔嘴唇,“你真厉害,想瞒你还真不容易。”
  “那是。”她竟然还很得意。
  “那你说我混哪里的?火车站还是汽车站?”
  “我没必要知道。”她根本就没准备继续这个话题。
  “吃完了你准备去哪里?”我问她。
  她似乎觉得有点奇怪,“当然是回学校了,我还能去哪里?”
  我这才觉得她看上去确实像个大学女生。
“你学什么的?”我随口一问。
  “外语。”
  “哦。”我电话响了,一看是办公室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。
  “明天早上六点的火车,你早点休息。”成周这小子最近成长得很快,作为我五虎上将之一,给我分担了很多的琐碎事务。
  “我每天六点半就睡觉么?”我看了看表,天都还没黑。
  “呵呵,我也就提醒你一下。”成周笑了笑,“跟女人在一起,时间总是过的快一点。”
  我挂了电话,看着她正在擦嘴巴。
  “你好像有事?”她淡淡地说道。
  “没事,问我回去吃不吃晚饭。”
  “你老婆?”
  “我象结了婚的人么?”我笑了笑。
  “不像。”没等我说什么,她继续说道,“因为你没说晚上加班不回去了。”
  我哈哈一笑,“你倒知道的挺多的。”
  她双手撑着下巴,略略想了想说道,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,谢谢你的哈根达斯。”
  我看了她一眼,站了起来,“那走吧。”
  “你去哪?我到对面坐公车回学校了。”她站在我面前亭亭玉立。
  “陪我吃饭吧,我饿了。”我伸手叫了辆的士,没有任何和她商量的意思。
  “你怎么不问我去不去?”坐在车上她冲着我说道。
  “我从来不泡学生。”我笑了笑,“所以我没有什么别的企图。”
  我叫了一份五分熟的牛排,她却只要三分熟。
“三分熟你不觉得恶心?”我感觉她对西餐很熟悉,“血糊糊的。”
  “那得看什么餐厅什么牛肉了。”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  她很熟练地用着刀叉,很享受的样子。
  “你老爸是个地主吧,看样子家里挺多牛羊的。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  “你老爸才是地主呢,”她噗哧一笑。
  直到现在双方才有点熟络的感觉,讲话的气氛渐渐比较轻松自然。
 “你还没回答呢。”我喝了口矿泉水。
  她看了我一眼,不置可否,“算是个做生意的吧。”
  “什么叫算是个做生意的。”我还真不明白。
  “问那么多干嘛,”看样子似乎她不太愿意继续这个话题。
  我岔开了话题。不该问的不问,这个道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运用自如的。好奇心每个人都有,可几乎每个人都吃过好奇心的亏。
  “几年级了?”我试着聊点轻松的话题。
  “大四。”果然她不反感这个。
  “有为青年啊。”我赞叹道。
  “一点都不真诚。”她瞟了我一眼。
  “你说我是不是冤大头?”我忽然问道。
  她有点吃惊,放下了刀叉,静静地等着我往下说。
  我慢慢地喝着水,慢慢地说道,“你吃了我的薯条,我还没来的及吃回来,又接着请你吃冰淇淋、牛排。”
  “就这个啊。”她觉得我有点哗众取宠。
  “可是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我笑了笑。
  “呵呵。”她捂着嘴巴,半天才回过气来,“叫我小蝶吧。桑艺蝶。”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5   只看此人5楼 引用
第五章 五虎上将
  接下来半个月忙的内分泌失调,全省四个大区的核心城市都完成了专卖店的装修,促销路演马上就要在十五个城市巡回展开。
  我把四个大区的区域经理都叫回来开会,最后讨论确定演出方案。东区负责省会,萧威是退伍特种兵,在现在这个讲学历的时代,我把他破格录用顶住了很大的压力,就是看中了他说一不二的执行力和极能吃苦的精神。他也不负我托,总部领导每次来省里检查,对省会的工作都比较满意。南区是黄凯的地盘,这个区域基本上都是老板娘说了算,这小子古灵精怪,长得高大挺拔,素有玉面杀手之称,不过公司内部都改成了少妇杀手。周伟豪管北区,那地方的经销商多是刁民,喝酒吃肉颇有绿林之风,用流氓管流氓,也算是量才使用了。西区的李西冰做事最为冷静,大事不慌,小事不乱,西区是我的产粮区,要这么个智多星。助理成周办事很精干,用金大虾的话就是“浑身上下都是消息,灵动的紧”。
  这几个家伙,萧威、黄凯、成周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,周伟豪我来之前在分公司基本上一山大王,没谁放在他眼里,第一次聚餐竟然一手一瓶二锅头想出我洋相,被我又拿出两瓶给镇住了。第二天他酒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买一碗牛肉粉端到我面前效忠。接下来在他的区域几场硬仗一打,更是彻底让他心服口服。李西冰的收服花了些真功夫,都说他文才斐然,在总部都颇有名气,几个月的谈古论今,诗来词往,竟然成了文友。我由此在分公司说一不二,也算是费尽了心思。
  五个家伙坐在我面前,都是一脸的疲惫。我也有点心疼,这些日子兄弟们累得话都不想说,每天都是用极大的毅力披星戴月早出晚归。都说做营销的吃喝玩乐就是工作,可内中的艰辛只有自己心里最明白。
  会议开了好几个小时,最后一个细节落实后,我把文件夹一扔:“今晚上请你们去酒吧牛饮,明天再给老子赤膊上阵。”五个家伙的脸上都露出了点血色,看得出这样的激励颇得民心。
  “除了喝酒还有没有别的?”黄凯嘿嘿淫笑。
  我同样嘿嘿地冲他笑道:“我只负责12点以前的事情。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6   只看此人6楼 引用
第六章 校园选美
  路演筹备出了点状况,选来选去,那几个路演队伍不是风尘气太浓,就是稚气未脱,要不就是要价太高,成周情急之下把殡葬演出的草台班子都给拿出来备选,被我好一阵子臭骂。我们好歹也是全国赫赫有名的大集团,这事传出去可不是那么好听。
  “要不去学校找文艺团体试试吧,马上快暑假了,学生也有空。”财务室的梅子忍不住说道。
  我眼前一亮,是呀,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折呢,只顾着找专业团体,却忽略了这么大的宝矿。
  成周很快就联系上了省城最有名的省师院,并把其他几个高校的队伍都一并请来备选,眼下就全指望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了。
  美女如云的感觉真好,我强迫自己不要心猿意马,这应该是个严肃的场合。
  事情进展地很顺利,可惜总觉得缺少一个压轴的人物,美中不足。
  师院学生会的王主席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说道:“有一个跳现代舞的女孩子,可惜从不参加商业演出,要不我把她叫来,你们谈谈?”
  我当即义正词严地说道:“见外了不是,谈不成见识一下也是可以的嘛,没准一拍就合呢,是吧。”
  “那是那是。”不知道成周给他许诺了什么好处,这王主席倒是非常配合。
  约莫等了快四十分钟,一个女孩子睡眼惺松地走过来,我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成周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我没有理他,只顾开心地笑着,没忘记给自己点上一根烟。
  桑艺蝶斜着脑袋看着我,好半天终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“就你呀。”她拿起一瓶矿泉水。
  “缘分哪。”我回味无穷地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7   只看此人7楼 引用
第七章 节外生枝
  第一场演出在省城引起了轰动,精心准备的节目把专卖店所在的市场几乎所有的人流都吸引了过来,专卖店老板嘴巴笑开了花,用老板娘的话说就是从结婚那天算起,今天是第二高兴。我看着肥胖的老板娘,心里估算着这个第二和第一估计还有的一拼。
  当天的营业额是往常的5倍,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品牌形象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,随着全省范围内的整改完毕,新形象,新政策伴随着销量的新高度,将极大地鼓舞经销商和营销队伍的士气,意义深远。
  我在心里回顾着今天的一些不足之处,正在盘算着如何亡羊补牢,一抬头冷不丁地看见桑艺蝶正俏生生地站在我面前。
  “什么指示?”我很职业地冲着她笑。
  “我不演了。”她这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  “你不是拆场子么?”我克制住自己的不快。
  “都是些什么人哪,该鼓掌的不鼓,该安静地尽瞎起哄。”她此话一出,我的石头也就落了地。
  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至于对艺术的分歧,可以商量嘛。”
  “还艺术呢,讲艺术有吹口哨的吗?”
  “这是人民内部矛盾,有话好好说,来,坐下我们慢慢探讨。”
  “还探讨个。。。”她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。
  “唉,不就是个屁么,没关系,我也常说这个字,以后在我面前可以畅所欲言。”
 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。”看得出来她还真有点生气了,起身欲走。
“别,别,别,我的姑奶奶,我道歉还不行么,”我赶紧拉住她的手。“我觉得他们就是冲你来的,你这一走,我们的演出就失去了根本意义了。”
  她脸色稍微有点和缓,我见缝插针,“其实也没什么,你就当你是个孤独的舞者,你只管沉浸于你的艺术当中,把你对艺术的感觉和群众分享。白居易那么大个诗人,每写一首诗都还要请农村老婆婆评价,你就把我们当老婆婆不就行了吗。”
  “再说了,”我咽了口口水,“没人看的艺术也不能算是真正的艺术吧,艺术是要雅俗共赏的。”
  她完全没有插嘴的空隙,可是似乎也觉得我说的话也有那么一丁点道理。
  “所以说,你只管尽情地展示,走到群众中去。”
  她白了我一眼:“没见过你这么贫嘴的。”
  我意犹未尽地总结:“我是代表群众的,牺牲点个人形象没关系,也算是为艺术做了点事吧。”
  她没有理我,转身而去。
  我追了上去,弱弱地问了句:“不走了吧?”
  她大声地说道:“走!”
  声音确实很大,周围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不约而同地都往这边张望。
  她噗哧一下笑了起来。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39   只看此人8楼 引用
第八章 原形毕露
  省城的几场演出都很顺利,接下来要下到地级市巡演了。考虑到费用等实际情况,我调整了部分人员,只带了最好的几个节目出行,空出来的表演时间由各区域业务人员再在当地补充。
  最先去的是黄凯的区域,这小子把前期准备做得无懈可击,我没挑出什么明显的毛病。当地经销商早已得知省城促销演出的效果,摆了接风宴盛情款待。
  一来二去的和桑艺蝶已经混的很熟,我竟然没什么非分之想,倒也不是有多么的崇高,有时候我也奇怪,什么时候我会饿了不知道吃食?可能是太忙的缘故吧,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。除了间或和她嬉皮笑脸开开玩笑,更多的时候我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。
  “韦总辛苦了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经销商已经蓄谋很久。
  “不辛苦,不辛苦,为人民服务。”我很客气地应酬。
  推杯换盏,经销商已经不胜酒力,看着桌上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,不免按奈不住,嘻嘻哈哈地讲了几个荤段子。现在的大学女孩早已不是池中之物,更有人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。
  我顾及形象,强忍着不参与,只是嘎嘎嘎嘎地笑着。
  “瞧你那跃跃欲试的样子,没人不准你说。”桑艺蝶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  “我不会,嘿嘿。”我说着我妈都不相信的话。
  “切。”她看都懒得看我。
  “老大,你来一个经典的。”黄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  我讪讪地一笑,喝了杯啤酒润了润喉:“你们知道男人不敢娶哪几种女人做老婆吗?”
  众人都兴致勃勃地看着我。
“第一种是公共汽车售票员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黄凯真TMD是个很好的相声搭子。
  “她老是说,进去一点进去一点,别老在门口,里面还很松。”
  大家都忍着笑。
  “第二种是护士,她一看到人第一句就是:把裤子脱了,快点。”
有女孩子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  “第三种是老师。”
  “老师还不能娶?”黄凯恰到好处地发问。
  “那是,你没觉得老师最喜欢说,这一次你怎么做的,不是瞎弄吗?重做,重做50遍。”
  我兴趣盎然地还准备往下面说,却发现桑艺蝶的脸色已经很差,我这才意识到有点过分,完全没把这群学生放在眼里。自以为相处了一段时间都熟了,可聚在一起谈些这样的话题确实非常恶心。只注意经销商很受用的模样,可谁知道这些女孩子是不是心里很鄙夷呢。
  这个念头一起,马上装作喝多了的样子,“明天还要起早,不说了不说了,都喝多了。”
  送女孩子们回宾馆的路上,桑艺蝶冷冷地说道:"很难看到你这么高兴啊。”
  我不说话,只顾走着。
  “这会就没话了,我瞧你还清醒得很嘛。”她继续嘲讽着我。
  “我就这德行。”我一句话堵了回去。
  她没想到我还顶嘴,突然站住了看着我,“还上脸了不是?”
  为大局着想,我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:“我错了还不行。”
  “如果道歉有用,”没等她说完,我马上接道“还要警察干什么。”
  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,桑艺蝶有点恼怒,加快脚步走回了宾馆,留下我怔怔地不知所措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41   只看此人9楼 引用
第十章 夜遇不轨
  早上起来桑艺蝶就看到了石蛙,可是没有丝毫的激动和开心,听完黄凯的添油加醋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傻呀,还真去买回来。”
  我也不生气,笑了笑,指着石蛙对黄凯说:“晚上就它了。”
  晚上是夜场,看热闹的竟然比白天还多,整个广场水泄不通,事先打点到位,当地政府还加派了值班民警。演出完了,每个人都是一身臭汗,可姑娘们知道消夜有石蛙,唧唧喳喳赶回去洗澡换衣竟不觉疲倦。
  北区的周伟豪白天就过来观摩,准备交接,我们在大排档里先随便点了些东西别喝边等,聊着这个月的形势。如果不出意外,我们的整改工作将圆满成功,销量同期增长可以达到百分之七十。夏季一般都是淡季,可我们的口号是:没有事实上的淡季,只有心目中的淡季。做成这样子,也不枉费了大家这段时间的臭汗淋漓。
  美女们都来了,围了一个大桌子。隔壁几桌不时往这边张望,看来也是惊讶于这边的美女如云。
  可能是有点歉意上午的态度,桑艺蝶今天晚上对我特别好,破天荒地还喝了一小杯啤酒。
  不知为什么,我总觉得要出事,我的第六感很灵,此刻便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  果然几分钟后,邻桌一个汉子走了过来,要敬我们酒。
  我判断了一下形势,对方六个男人,满脸都是暧昧的笑容。我们四个男的,七个女的,可惜萧威不在,有这个退伍特警,跟带把枪差不多。
周伟豪正要站起来,我踩了一下他的脚,看了一下黄凯。黄凯会意地满满把酒斟上,起身打圆场。
  那汉子根本不吃这一套,非要每个人都端起杯子,说完也不管我们喝不喝,一声“先干为尽"一饮而尽后便嘲弄地看着我们。
  周伟豪脸色铁青,只是压抑着没爆发出来。强龙难压地头蛇,对方不怀好意有备而来是肯定的了,我们却很难说是强龙。
  黄凯喝完了酒,说都是女孩子就他做个代表吧。对方冷笑几声,说代也行,十一个人十一杯酒,还有十杯,我看着你喝。
  女孩子们都噤若寒蝉,黄凯嘴角也抽动了一下,看得出来他也快忍不住了。
  如果只有我们几个男人在这里,对方多少人我也无所谓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不要命的通通不怕。
  我把黄凯按了下来,一杯一杯开始喝。喝到第九杯的时候可能是太急了的缘故呛了一下,桑艺蝶连忙拿餐纸给我擦拭。
  对方看来也有点惊讶我的胆量,一下子有点尴尬。
  我喝完了十杯,走到他们那一桌又倒了一杯,笑了笑说道“谢谢几位大哥看得起,今天我请了。”
  对方一个小弟呼地把我的杯子扔掉,“逞能是吧,把这瓶喝完,滚。"说罢推过来一瓶白酒。
  我不动声色,把酒开了,淡淡地回头对黄凯说道:“你们先回去,成周你过来和我一起陪大哥们喝。”
  还没等黄凯吭声,周伟豪便站起来招呼大家走。
  对方唰站起来三个,“谁都不准走,坐下。”
  老板娘在边上看了很久,这时候赶紧走过去和为首的始终一声不吭的大哥说着什么。可看样子对方谁的帐都不买。
  谁都没想到这时候桑艺蝶突然说道,“你们还要不要脸。”
  过来敬酒的那家伙一杯酒顺势就泼了过去。
  我再也忍不住,啪的把瓶子摔破便向对方大哥扑了过去,成周和周伟豪几乎同时冲过来卡住了他的脖子。对方猝不及防,根本没想到我们会动手,被我们的碎瓶子和肘子架得动弹不得。
  “报警。”我向黄凯喊到。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43   只看此人10楼 引用
第十一章 水煮活鱼
  原以为经过了这件事,女孩子们的情绪会受到影响,出乎我们意料,她们一切如常,反而让她们增加了谈资。我却高兴不起来,尽管风波暂停,可影响毕竟很大,哪天这事情传到公司耳朵里,便给了别有用心之徒大肆利用的机会。平时我晚上怎么样谁也管不着,毕竟是私生活。可这事可大可小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接下来几站大家晚上都没出去,都窝在宾馆里看电视斗地主。我怀着心事没和他们一起,在自己的房间上网瞎逛。
  这天出去买烟回来,却发现桑艺蝶坐在我电脑面前,若有所思地在想着什么。
  我望着她笑了笑,点了根烟,什么也没说。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觉得跟她在一起最大的特点是很轻松,没有男女之间的暧昧,不必要绞尽脑汁,挖空心思地去干些什么。我承认她这样的美女对我是很有吸引力的,可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对她和别的女人感觉不一样,至于到底有多少不一样,我也没认真想过,只知道不是那种纯粹的肉欲,没想过要把她往床上赶。
  我不是那种容易动感情的人,几乎从不会为女人刻意地去做些什么,那次午夜买石蛙已经很破例了,我对兄弟们的解释是这段非常时期一定要哄好这帮姑奶奶,何况又是头牌。
  她看了看我,微微一笑,“你能不能少抽点烟。”
 “抽烟伤肺,喝酒伤肝,不抽烟不喝酒伤心。”我嘿嘿地说道。
  “看不出来你挺心狠的。”她把玩着我的烟盒。
  “呵呵,我本来就是个混混。”我顿了顿,“大混混。”
  “你还记着呢。”她有点不好意思。
  “有事么?”我问她。
  “没事,坐坐,一直都还没谢你,这一路挺麻烦你们的。”
  “也没什么,我们的工作就是服侍人。干我们这行,跟小姐差不多,出差拜访客户也就当坐台了。陪笑、陪吃、陪喝,侍侯好了他们就掏钱、进货。”
  她沉默了片刻,竟然没有象平时那样生气。
  “这些日子我听成周、黄凯、阿豪他们聊你挺多的,看不出来你嬉皮笑脸,为人处事倒是很有一套。”
  “都是我的弟兄,不说我好还背后损我啊。”我笑了笑,心里倒也有些感动。
  “我就是不信他们胡吹,那天才去听你讲课的。”小姑娘抿嘴一笑,“挺个大肚子站在台上讲的跟传销一样。”
  “呵呵。”我突然觉得小姑娘今天很可爱。
  “我好像一直还欠你包薯条呢。”她莞尔一笑。
  “那也不至于以身相许吧,这么晚巴巴地跑来,我可不是柳下惠。”
  她也不生气,悠悠地说道:“你可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我找男朋友可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。”
  “回省城我请你吃饭吧,带你去吃水煮活鱼。”
  我“咦”了一声,没等我问她,她格格地冲我笑:“这回不骗你了,认真地请你。”停了片刻,她接着说道:“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水煮活鱼吧,我在BBS上面看见你的文章了。”
  “你说在我们省没吃到好吃的这道菜,幸好碰上我了。”
 我这才发现她坐在我电脑边上是在看我写的东西,怪不得一进来就看到她若有所思的。
  她看了看表,站了起来:“我要回去了,这猪圈烟味太大,你这头猪也要睡觉了。”
  我看着她起身理了理T恤,忽然笑了起来。
  “我总算确认了一件事。”
  “你在说什么。”她有点莫名其妙。
  “你的标准尺码是34C,”我嘎嘎地坏笑,“没错吧。”
  “你去死吧。”她抓起床上的烟盒朝我扔过来。
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44   只看此人11楼 引用
第十二章 不期而遇
  最后几站我没去,总部下来了几个头,我得回去侍驾。验收下个月初才开始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来干什么。来的几个人我竟然都不认识,看来又是空降兵。集团这两年人才流动很频繁,一边被称作“黄埔军校”,大量的骨干另谋高就;一边虚席以待,无数高人又慕名而来。
  我很热情地招待他们,工作上尽力配合,伙食上独辟蹊径。都说象我们这种封疆大吏山高皇帝远,日子悠哉“油”哉,个中滋味自己清楚地很。主管领导下来,那是要殚精竭虑;其他领导下来,一个马虎眼,就可能“悔”人不倦。要命的是哪个集团哪个公司都有派系,想中立,门都没有,除非你不想升官,不想加薪,这两样都不想,要么你就是卧薪尝胆想将来自己创业,要么你就是傻逼。在企业里搞清高不是没有,是很多,这种人一般在企业里都是眼睛长在天花板上,可每个月发了薪水,往往就被老婆一脚踹到了床下。
  原来是总部直接和某大集团合作,做了我们省一个大的工程项目,希望我能全力配合。我了解了项目前期基本情况,立马就知道这是政绩工程,牺牲公司利益,树自己名声的鸟事。我一边客套地应酬,一边盘算着安排两个业务经理专项跟进就得了,我还得忙我的正经事哪。晚上在我的盛情款待下,宾主尽欢,意犹未尽之余,一行人决定去卡拉OK。
  娱乐部经理早已烂熟,过度的热情既让我很有面子又有点难堪,感觉我没事就睡在里面一样。安排好了一切,我便借口接电话,坐到休息大厅要了杯咖啡看电视。电视里正在播AC米兰的专辑,我是红黑军团的粉丝,自然是看得津津有味。
  电话真的响了起来,我听了半天才听出来是航空公司的一个地勤,严格地讲是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才想起来。经常坐飞机,一来二去地就坐到了她的床上,这两个月我也很少去外省出差,没机会去机场,没想到今天冒了出来。
  “在干嘛呢。”
  “开会。”
  “我怎么听见有音乐的声音呢”。
  休息大厅虽然相对比较安静,那也只是相对而已,基本上也就感冒和发烧的差距。
  “唉,我们在宾馆开呢,这不隔壁娱乐城吵死个人嘛。”
  “我还以为你们就在娱乐城开呢。”电话那头咯咯地笑。
  “那怎么可能,我们虽然不能搞得像人大开会那样庄严肃穆,基本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。”
  “编,编,你编花篮那!”
  我意识到了什么,抬头一看,李黛赫然就坐在5米远的地方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09:46   只看此人12楼 引用
花了4个小时看完的好贴 转贴几章 看看反映 不知大家喜不喜欢 记着回帖, 反映好的话 我会继续[Img]/face/qqface/13.gif[/Img]
duvin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10:27   只看此人13楼 引用
我发誓,我还是第一次每个字都不漏的看网络文章,好!楼上兄弟快转,别吊俺胃口!
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12:21   只看此人14楼 引用
呵呵!谢谢楼上朋友捧场!那咱还继续?[Img]/face/qqface/13.gif[/Img]

帖子原名叫《别喊我老公!》,我怕斑竹误以为是情色帖子,一怒之下给删了,然后再封了我的ID,那我就死悄悄了!毕竟我是如此的热爱这个网站!
所以就换了个自以为还比较贴切的名字,其实这个帖子一点都不色![Img]/face/qqface/12.gif[/Img]

beyond
   发表于 : 2006-05-22 12:24   只看此人15楼 引用
第十三章 城市花园
  我是第一次去李黛的家,我有点后悔上次幽会选在五星级的宾馆。
  “这下翻身农奴把歌唱了,”我舒服地躺在沙发上,使唤丫头一样喊到:“给爷来壶茶。”
  李黛在厨房忙弄着,我乘机在客厅里四处走走。墙上挂着几幅字画,张大千和齐白石的名字是认得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品。一对幸福的老夫妻笑眯眯地看着我,大概是李黛的父母。客厅里有好几盆花,我摸了摸,是真的,看来李黛平时经常回家,要不然这花早就枯萎了,哪象现在这么滋润。
   李黛烧开了水,还真像模像样地沏起了功夫茶。我饶有兴致地欣赏者她的手艺,茶不错,架势也很足。
  “没觉得你还挺贤妻良母的。”我忍不住赞赏道。
  “我都不知道我一个良家女子怎么就鬼迷了心窍。”李黛媚眼如春。
  “嘿嘿,那是你慧眼识英雄,有品味。”我翘着二郎腿恬不知耻。
  “你经常去那些地方?”她抬头望我一眼,接着又递过来一杯乌龙。
  “你不也是?”我美滋滋地一口下去,扎巴扎巴嘴,“真是好茶。”
  “我哪象你。我们单位今天搞活动,刚坐了一会出来接电话就看见你。”
  “我也是,上面下来检查,带他们出来腐败。”这句话倒是实话。
  “最近忙啥呢,也没看你打电话买机票了。”她又端过来一杯,“没良心的,不坐飞机也没见问个好。”
  “忙,忙的跟狗一样,狗还可以抽空趴在地上喘口气,我连狗都不如。”
“那是,这句话中肯。”李黛笑了笑,“狗还知道恋主,你是吃了肉就跑。”
  “我也就啃了块骨头。”我邪邪地望着她。
  李黛很瘦,1米66的个子,只有九十来斤,我常常说她象块肉骨头,还是没有肉的那种骨头。
  李黛的脸红了红,踢了我一脚。
  早上起来太阳早就出来了,我看了看手机,这个“早上”已经是12点多了。今天是星期天,倒也没什么。
  我突然想起还有那帮爷呢,一骨碌爬起来赶紧往办公室打电话,昨晚上给他们买完单推说身体不舒服先走了,他们巴不得我我不在,可怎么说今天也得打个招呼。还好,办公室值班的小杨说他们直接和我安排的两个业务员去工地了。我问小杨他们有没有问起过我,回答是问了,她说我不舒服,去医院了。
  标准答案。
  我伸了个懒腰,向睁着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的李黛问道:“这什么地方。”
  “城市花园。”
您需要登陆才能回复帖子 登陆 | 注册